说抗艾药对武汉疫情“有效果”为时尚早

 

中国一些医疗部门开始给感染武汉病毒的患者使用治疗艾滋病的药物,中国媒体援引相关医务工作者的话说,“临床观察有效果”。但是美国医学专家与公共卫生专家表示,现在说有效还为时尚早,而且可能会引发涉及公共卫生、医疗伦理和商业利益等诸多问题。

中国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周日表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即使在潜伏期内也能传染,而且病毒传播能力会增强。美国医学专家说,应对武汉冠状病毒的疫苗开发至少还需要六个月时间。为应对目前既无专门药物,也无疫苗可用的局面,上海、北京和武汉的一些医院,正在给感染武汉冠状病毒的患者服用用于治疗艾滋病毒的药物,以阻断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

抗艾滋病药物应用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引发公众的关心与疑惑。人们在问,使用抗艾滋病药物,治疗“武汉肺炎”到底是否有效?为什么要使用抗艾滋病药物?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的张英华医生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

张英华说:“目前的使用仍然处于摸索的过程中。至于有没有效,只能等统计数据出来,我们才能得出结论是否有效。现在说有效或无效,还为时尚早。”

至于为什么要使用抗艾滋病药物,张英华医生解释说:“因为艾滋病是身体的一种免疫缺陷,不能抵抗艾滋病病毒;而现在的武汉冠状病毒引发疫情,是因为人群的身体里面还没有应对这种新病毒的免疫功能,所以一些医生就想到了使用抗艾滋病药物来试试。”

公众担心,使用抗艾滋病药物是否会导致不良反应和副作用。对此,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的张英华医生说,临床观察效果因人而异,一般情况下不会有太大副作用;因为抗艾滋病药物是在研发后,经过临床实验和批准生产,并且用于艾滋病患者身上的药物,所以目前用在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身上,应该不会产生很严重的并发症。

北京NGO组织“公共卫生治理”执行主任贾平,曾经长期从事防治艾滋病疫情的宣导工作。贾平对美国之音说:“针对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目前没有确定的特效或特定药物,基本上是对症治疗法,用患者自身免疫力最终克服疾病症状。”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发达国家,研发新药物都需要严格的程序。贾平还说,在中国药物研发可以走药监局的绿色通道,但相关法律程序还是要走的。

贾平是一位法律学者,是美国德克萨斯圣玛丽大学法学院兼任教授。贾平认为,将抗艾滋病药物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武汉肺炎”,有引发一系列公共卫生、医疗伦理和法律,以及商业利益等方面问题的风险。例如:是否经过临床试验?在接受抗艾滋病药物治疗之前,患者是否知情同意?如果出现严重不良反应,患者死亡谁负责任?

中国目前报告使用的抗艾滋病药物,主要是艾伯维(AbbVie)生物制药公司生产的领先艾滋病治疗药物“克力芝”(Aluvia),是“洛匹那韦”(Lopinavir)和“利托那韦”(Ritonavir)的复方制剂,是艾伯维的独家原研产品,没有仿制药。作为抗艾滋病药物,中国对克力芝实行政府采购、免费发放的政策。贾平说,使用克力芝或许会引发与制药公司(艾伯维)之间的商业利益冲突;这包括,即使临床试验证明对治疗”武汉肺炎“无效,但是否涉嫌制造噱头做广告?

另外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如果推广使用抗艾滋病药物于武汉疫情,是否会影响到艾滋病感染者群体用药的问题?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优众博客 » 说抗艾药对武汉疫情“有效果”为时尚早

分享到: 生成海报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